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333111神灯论坛2019年 > 波风皆人 >

心中便什么都明白了

归档日期:08-17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波风皆人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待洗漱完毕,隔壁的屋子仍不见得任何响动。夷则走到门前想要推门进去,手刚扶上把手,犹豫了一下又缩了回来。毕竟是在客栈,闲人闲语的会有损姑娘家的名节。走到窗前,伸出手敲了敲棕乌的窗棂。

  “师父,师父,不要赶我走——”闻人只觉得后背一双温暖有力的大手在推着她前行……

  “其实……”阿阮将手背在身后,转过身去,不再看夷则的眼睛。难道要跟夷则说是因为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才让他快点娶自己吗?那样,不仅自己难过,夷则更是要伤心。“其实……就是想嫁给你,不需要理由也不行吗?”

  举报41楼埋红包点赞楼主:紫陌琉璃莲时间:2014-01-25 20:53:39“原来这就是成亲啊,这么好玩。”阿阮羡慕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婚车上。

  “嗯?”闻人看了看苏琼,又看了看无异,终于忍不住也笑起来,“哈哈……不能笑……伤口好痛……哎呦……笑死我了……”

  “外面好冷呢,阿狸也不想去,对不对?”阿阮打了个呵欠,同时屋里也传来阿狸的喵呜音。

  金针飞落,根根扎在致命而又治病的穴位之上。李大夫真不愧为百草谷一代名医,竟不用坐下挨个的慢慢刺去,只需一套功法,配合收放有度的力道,便完成了这一难度大,耗时长的疗救之法。

  “妹子,什么事?!”苏琼应声走了过来询问道。“这——哈哈哈……”苏琼笑的直不起腰来。

  “呃……配不上。呃,不不不……”无异似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,转而又没经头脑的赶紧改口,“呃……配得上。”此话一出,看着傅清娇写满惊讶的脸孔,才意识到说错了话。眉头皱成一团的向娘亲投去求救之色。

  夷则听闻阿阮的话,突然感到自己已经湿了的鞋子里,脚冻的有些麻木,这才意识到天确实非常的寒冷。想到阿阮依旧穿的单薄,开始责难起自己的粗心。“那你先睡会,我想一想怎样才可以让你出门不冷。”

  “把你家店子里最上好的衣饰全全拿来。”夷则从锦袋中拿出一锭金子,轻轻置于柜台上。

  “坚持一下,前面有个山洞,我们进去避避风,那个山洞我小时候经常一个人去玩……”

  外面的爆竹声不断,阿狸和小红也跑出门外凑热闹。屋内只剩下两人深沉的呼吸声。阿阮觉得身子慢慢变的轻盈,疲乏感,酸软感,疼痛感都一一的缓解。原来那种渗入骨缝的寒凉也弱了许多。可夷则这边却像是历经磨难一般的难过无匹。真气的蕴化和流失像是万蚁穿心般的一点点在啃噬着他,周身的热浪一层一层的袭来。他不停的给自己打气,只是消耗一些真气而已,好好休息,明日便可补充上来,这种难受习惯了便好。

  “好好好,我听话,夷则不许我用,连你也要管着我。说罢,夷则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阿阮揪着阿狸的小耳朵阴阳怪气的说。

  “我想吃面……师兄去帮我找厨娘做一碗吧。”闻人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,眼神却飘忽不定的不敢与无异的目光对接。

  “是吗?”阿阮望向窗外灰蓝的天空,静默不语。一杯热茶递于掌间,温暖瞬间透过掌心。轻轻一抿,悠然的茶香溢满整口,阿阮盯着杯中的叶子,悠悠的来了一句,“茶这个味正好。”

  “只有封印了,我才能活下去是吗?像个平常人一样?你知道吗?那些是我最骄傲的东西啊,就像闻人姐姐的武艺,小叶子的偃甲,你的剑法,是一样的,你知不知道?”阿阮抬头望望天空,“我再也不能像鸟儿一样飞,也不能随手就变出花儿,更不能帮到夷则,我不要这样……”

  “我五行属水,本就不惧严寒,且水系法术大多阴寒,看来,大约只能这样了……”说着夷则微红着脸解开外衣,将正在注视着自己,有些发愣阿阮拥在怀中,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。“就这样挨我的身体近一些……”

  “可是找老头儿做封印的?”老翁略显苍老的声音透着古怪的味道,“若是封印,你们便回去吧,老头儿早收手咯。”

  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松开。”夷则说的有些艰

本文链接:http://forexbrw.com/bofengjieren/1142.html